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业务指导 » 综合 » 正文

2015企业海外投资热点研判

发布时间: 2015-01-08 13:15:54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财新网   浏览次数:  

 

 

【编者按】在长江商学院和走出去智库共同撰写的《中国企业海外并购2014年度观察》报告中,智库专家团队认为,从企业层面看,除战略外,决定海外并购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是,微观层面的运筹方式与团队技能。以下节选《中国企业海外并购2014年度观察》报告“展望”部分,中信证券和中怡保险的专家对能源、制造业、金融业、医疗、基础建设等行业的海外并购热点进行研判。

 

  文章摘要

  1、能源业海外并购,单纯资源占有型的大型跨境投资将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提升商品定价权、地区控制力、先进技术应用的海外并购项目。

  2、能源业中,能够在跨境交易中快速成交者,投资方向集中在能源生产服务和节能技术设备等领域。

  3、制造业企业海外并购热点会扩展到工业自动化、3D技术、环保设备等领域。

  4、银行业对临近国家、地区的海外网络存在拓展需求。新兴市场国家或成熟市场中的金融中心城市的银行网点都可能是被收购的目标。

  5、保险公司海外投资更活跃,既包括主业范围内的收购(如财产保险、人寿保险、保险经纪等),也包括保险资产对海外直接投资,如私募股权投资和房地产投资。资产管理、融资租赁领域可能成为热点。

  6、国内一些非金融机构企业,例如一些上市公司,积极进行海外投资尝试,以期实现产业多元化,与既有业务的良性互补。

  7、医疗服务行业,主要表现为国外专业机构和资金对于国内市场从业者的战略合作入股,面向国内人群和药品市场,包括特色医院和专业医疗细分服务内容为主。

8、中国基础设施领域的海外投资将普遍采用PPP为代表的项目融资形式,以降低对集团资产负债表的影响,提高项目在商业上的竞争力。

 

【财新网】随着经济发展速度的放缓,中国进入“新常态”模式,即GDP年增长率会进入“7%时代”。更加注重有质量、有内涵的增长方式将促成,经济的精细化升级将取代资本累积型的发展方式,社会总融资额增长也必将放缓。

换句话说,“狂砸资金,坐等收益”的豪放时代将渐行渐远。受此影响,中国企业跨境并购行为也将会告别“人傻、钱多、速来”的时代。从目前海外并购的热点领域看,我们对未来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做出如下预判。

 

  一、能源行业

 

  在能源领域,单纯资源占有型的大型跨境投资将会减少。反之,提升商品定价权、地区控制力、先进技术应用的跨境并购项目将对市场形成更强的吸引力。

  能源跨境并购的主体出现一个新的两级分化:“航母”和“快艇”将有可能扮演主角,而大型“巡洋舰”可能淡出海域。

  所谓“航母”,不是单个大型企业,而是若干企业的联合体。不同的企业将在跨境交易中扮演相互协助的角色,以基金或其它资本形式形成联盟。其目的不再是简单的控制海外资源,而是在资源开发、开采、设备出口、运输、服务等诸多领域形成协同效应。

  比如广核、中核联合投资英国Hinkley Point电站项目,其诉求明显导向核电全产业链的业务开发,因此,其投资主体极有可能打破传统的单一实体结构,而采用多主体联合投资的形式。这种多主体的粘合剂有可能要寄托于专业化投资基金的发展和壮大。

  所谓“快艇”,不仅仅是指体量小,更重要的是指能够在跨境交易中的快速成交、反复成交的投资主体。例如单个境外标的被基金收购,随即装入A股上市公司的两次交易结构。

  由于中国市场规模庞大,在境外市场受限的企业极可能在中国实现市场突破,尤其是控制轻资产,业务易转移,技术易应用的先进企业。此类“快艇”型投资机构往往是对某细分产业具有较强的理解能力,具有海外触角,对A股上市公司操作规则了如指掌。硅谷天堂参与博赢投资海外并购斯太尔动力案例可视为一个典范。

  在能源领域,符合“快艇”们投资的方向更多的集中在能源生产服务和节能技术设备等领域。

综上,跨境能源并购在投资主体上可能的变化将引出并购交易方式和结构的相应变化。正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二、制造业

 

  制造业是中国的过去三十年来经济快速发展的基石,中国被誉为“世界工厂”,其重要性可见一斑。然而随着当前国际经济环境变化以及国内逐渐高企的成本,中国制造业原有的低成本竞争优势已经逐渐丧失。面对许多新兴国家如东南亚等国重演当年中国的低成本发展的轨迹,中国制造业面临竞争压力日益增大。

  中国制造业将通过海外投资并购机会,进行新的一轮结构调整,提升技术含量和降低成本,在全球产业链格局中,往上转移,达到新的技术和成本的均衡。同时,随着国内经济增速的放缓和国内过剩的产能,中国制造业在国内和国际市场生产销售上完成布局,分散风险。

  过去十年,尤其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随着欧美等发达经济体的衰退,许多当地企业面临经营和资金困境。中国制造业企业借此时机,全球寻找优质的标的企业进行并购和投资合作,交易量爆发式增长,较2008年前增长了五倍左右。

  此次并购潮的出发点是技术、销售渠道和全球市场。代表性的细分行业包括工程机械、汽车及汽车零部件、数控机床、海工等领域。

  随着经济结构调整日益深化及中国面临的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不论从广度和深度均将会有更快发展,热点行业还会扩展到工业自动化、3D技术、环保设备等诸多相关领域。

此次中国制造业的海外并购潮将会是长期持续的,并将奠定中国经济未来几十年发展的坚实基础。

 

三、金融业(银行、保险业)

 

  对于金融板块而言,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几个主要方向包括:

  国内银行在海外网络拓展方面的持续努力。相对于自建,收购海外目标市场中的成熟银行及网络能够更快地建立和完善国际化布局,也能够更好地深耕当地市场;

  除原有几大国有银行外,股份制银行和部分城市商业银行也在密切关注海外市场,并有可能展开积极尝试。根据自身现有网络和战略布局,这些银行关注的市场可以是临近国家和地区,也可能是新兴市场国家,或者成熟市场中的金融中心城市;

  保险公司的海外投资未来将趋于活跃。其中既包括主业范围内的收购(如财产保险、人寿保险、保险经纪等),也包括保险资产配置中产生的对海外市场的直接投资需求,如私募股权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等。资产管理、融资租赁等领域对国内机构而言也都可能成为关注的热点。

此外,国内一些非金融机构企业,例如一些上市公司,也在积极进行海外金融投资的尝试,以期实现产业多元化以及与既有业务的良性互补等目的。

 

四、医疗行业

 

  中国医疗行业海外投资,将以合作研究的形式表现。因为药品的跨境审批相对复杂,充满不确定性,针对单个药品的直接并购可能性不大。

  可能出现的重磅炸弹是国外某些药厂战略性撤出某些低毛利的部分业务线,由中国买家利用国内生产的低成本优势和看重国际市场渠道而作为并购动因的收购。

医疗服务行业将主要表现为国外专业机构和资金对于国内市场从业者的战略合作入股,面向国内人群和药品市场。包括特色医院和专业医疗细分服务内容为主。

 

五、基础设施行业

 

  中国基础设施行业的海外业务正逐渐改变靠项目施工赚取“辛苦钱”的模式,而是更多的参与到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并购活动中,以达到向价值链上游转移的目标。

  在国家电网和华能集团等“国字头”企业上面已经看到了这一趋势。此外,通信行业的海外投资并购活动在今年迅猛发展,在2014年第三季度名列各个行业的首位。

  从历史的规律看,四五十年前英美公司在全球投资建设基础设施,其后日韩公司崛起,现在中国的企业正遵循同样的轨迹前进,随着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这一脚步不会停止。

  过去,中国基础设施企业“走出去”多处于价值链低端,很少能参与到科研、规划、运营等价值链高端。为解决国内基础设施投资产能过剩和人力过剩问题,同时配合中国“走出去”的战略,基础设施行业海外步伐的加快。

  对比过去的模式,中国基础设施企业的许多海外项目(涉及矿山、公路、电厂等)的资金来源于中国向东道国提供的低成本贷款,后者则用原油、矿产等资源偿还这些贷款。尽管这种模式帮助了这些资金匮乏的政府建设基础设施,但中国企业面临更高的风险。在利比亚、缅甸等国家的经历正促使中国基础设施企业改变对风险的评估方式,并重新思考在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并购策略。

  201411月结束的在北京举行的第21届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峰会通过了《APEC区域基础设施PPP实施路线图》,中国方面力推的PPP模式获得确认。在传统模式下,外方借款人一般是项目发起人,国内银行会要求外国政府提供主权担保,但现在这种模式遇到的障碍越来越大。

  PPP模式可将东道国政府和企业捆绑为“利益共同体”,破解中国企业海外项目的融资难题。

  另一方面,APEC国家大多数既有着巨大的基础设施需求,同时又面临有限的公共财政资源制约,PPP无疑是一种可行的模式。

  随着“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作为国家队,其作用是攻坚克难,那么,接下来如潮水般的私人资本是开疆拓土的主力军,随着投融资项目的启动,未来中国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活动将会普遍采用PPP为代表的项目融资的形式,以降低对集团资产负债表的影响,并提高项目在商业上的竞争力。

针对上述风险管理,需要中国企业对法律风险、环境风险和人力资源风险有着更深刻的理解。另一方面,项目融资对企业风险管理的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相应的金融机构也会有更为严格的贷款条件。如何能够完善交易结构、合理分配风险,从而确保融资顺利闭合,将会是投资顺利完成的关键。可喜的是,国家在金融支持企业走出去、企业中长期商业贷款方面出台了一些利好政策,利于企业走出去。

 

  滕越,跨境并购专家、中信证券并购部能源业负责人;

  张少儒,跨境并购专家、中信证券并购部原材料和装备制造行业组负责人

  刘大伟,跨境并购专家、中信证券并购部金融行业组负责人;

  周乃俊,跨境并购专家、中信证券医疗行业组成员

梁知,风险管理专家、中怡保险中资客户全球服务部总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