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业务指导 » 境外投资 » 正文

中资出海并购失败六成触礁融资端 律师详解如何避开海外并购壁垒

发布时间: 2016-11-10 11:13:34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浏览次数:  

 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屡创新高的同时,却并不总是一马平川。

 

例如,中国化工对瑞士农药及种子企业先正达的收购要约第四次延期;福建宏芯基金并购德国爱思强芯片被重启审查程序;国家电网和长江基建竞购澳大利亚最大电网公司被拒绝等。

 

海外并购持续的热潮中,中国企业的征途莫测。

 

如何避开海外并购中的“暗礁”,中国企业进行海外并购又要做哪些准备?

 

“最近我们确实看到,国外的监管环境对于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给予了特别大的关注。” 高伟绅律师事务所(Clifford Chance)公司业务部合伙人马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建议中国企业对并购的审查风险和责任做好应对,同时提前做好融资及资金出境的安排。

 

“壁垒”布局

 

从央企主导到地方国企、民企参与,从收购矿产等重资产到收购技术、金融服务,中国企业出海并购的规模越来越大,交易复杂程度也越来越高。

 

商务部统计显示,前三季度中国企业实施海外并购项目521个,实际交易金额674.4亿美元。

 

与此伴随的是部分交易受阻,个别国家利用国家安全审查制度对中国参与的一些交易进行否决,如金沙江创投收购飞利浦Lumileds照明组件和汽车照明业务,清华紫光入股西部数据等被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否决,主要理由即是对国家安全的考虑。此外,欧盟的反垄断审查机关也越来越关注中国企业参与的交易。

 

马云建议,出海企业除了尽早与外部法律顾问对可能出现的监管审批风险制定应对策略外,还要对一些监管审批的责任进行合理判断,例如支付“分手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过往的海外并购项目中,卖方往往希望中国买方完全承担“分手费”,即使并购项目告吹,买方也应当向卖方支付一笔费用。这笔费用金额普遍在数千万至上亿元。

 

“趋势是‘分手费’率的确在上升。”马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早前中企出海时,“分手费”率普遍是交易额的1%2%2.5%。但近年来这一费率上升到5%甚至更高。“这也反映了国外的卖方对于有中国买方参与的交易在监管审批风险方面的考量和担心。”

 

不过,对于海外的国家安全风险审查,这样的风险是否应当完全由中方承担,马云认为这值得商榷。

 

重点关注汇率与外汇监管

 

尽管中国企业出海“买、买、买”留下豪气的印象,但马云指出,有60%的并购失败是因为融资出了问题。在一些交易中,即便出价更高,但若无法出具资金证明文件,也难得到卖方青睐。

 

由于出海并购涉及巨额资金出境,在当前外汇储备下降较快的背景下,跨境并购也受到外汇管理部门的关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了解到,有个别投资者看贬人民币预期,涉嫌仿造跨境并购项目转移大笔资金出境。

 

国家外汇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在9月份的外汇管理政策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支持真实合理的海外并购,希望去做并购的企业是有能力、有条件的。同时将重视对海外并购真实性的审核,对虚假投资采取高压态势。

 

马云建议,有出海并购的企业应当及早与外汇管理部门进行沟通。外汇管理部门会对大额交易施行约谈,对交易以及资金出海情况有一定的了解。企业在并购之初就要将沟通时间考虑进交易流程中,避免资金出境时出现拖延。

 

在并购资金来源中,以银行并购贷款为主的债权融资,以上市公司增发为主的股权融资、以及以并购基金为代表的联合体成为中国企业的三种主要融资方式。

 

统计指出,2016年上半年,我国私募股权基金参与并购交易金额达987亿美元,其中跨境并购交易投资金额达到163亿美元。

 

马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融资一直是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的大挑战。中国企业融资渠道相对较窄,银行并购贷款不仅利率较高,且担保要求很高,时间更长。以并购基金为代表的方式提供了新型融资渠道,参与基金的GPLP可以发挥不同的优势。但他同时提醒,由于并购竞标时间紧张,务必要考虑基金的内部投资人安排和募集时间是否能够符合竞标的流程。

 



分享到: